谭天恩

1994

女王的教室高娜丽篇5【完结】

我看着班级群,小学毕业已经7年了,我都19岁了,时间过得真快。

照例有人说要不要同学聚会什么的,我知道大型的聚会我是不会去的。那种场合总让我想起全体围攻我的那回,虽然错的是我但我也本能想要逃避。再者,我知道同学聚会大多没太大意义,最多就是小范围聚聚,友情也不是吃喝能吃喝出来的。

果然,7年没见的我们5人凑到一起,还是偷偷摸摸没让任何第六个人知道。

我们还没有大吃大喝,每个人都是吃饱了才来,就像童年的我们放学以后,做完了作业吃完了饭被家长允许出来玩一样。纯聊天,大家都没怎么变。一开始确实会拘束,但吴东邱一句话让我们破了功:【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拘束的?】我们坐在花园里,像周围的大人和小孩子一样谈天说地,虽然我们已经是大学生,但没有关系的,还是该说什么说什么。

金书贤果真学了医科,在一个生化实验室,吴东邱是未来的体育老师,宝美是未来的漫画家,沈荷娜喜欢文学想为孩子们创作,我在读商学院,可是听到他们的话后,我打算将来改行:那不是我的兴趣。

我们谁也没提我们的班主任老师,虽然我们都知道经过那一场风波她又回到了学校而且业务更熟练了。毕竟,她说的都是望子成龙的家长的心里话,而我们这里和其他国家比,学生学习的艰难程度也就是九牛一毛。

很多年后,当我们的小学荣升重点学校改建新校区时,马校长从我的手里接过建筑设计稿,她对我说:你的作业终于交来了。我看了看自己桌子上成箱的绘图铅笔,恍如昨日。

女王的教室之后的故事 高娜丽篇4

大吵一架也没什么用,结局都注定了,我们一群小孩子怎可能玩过大人?朋友们没有指责我,就算是我在途中有过添油加醋,他们也知道我没有那么大能力让班主任离职。

去国外之前,我一个人回了小学,校长老师还是精神饱满,即使假期也时常回学校带着几个邻居朋友料理着学校的小花园。她一直都那么慈祥可亲,我记得她曾经说过的话,【无论如何妈妈应该陪在娜丽身边,和孩子一起面对】,现在我才知道我是多么感谢她。她祝我快乐,却没有说学业有成之类的话,果然这是不一样的人呢。

我又见到了我的以前的朋友们,我知道,我和他们永远差着一层,所以当远远看到他们的时候,我赶紧逃开了。吴东邱和沈荷娜还有宝美彼此该是最要好的,也是共的最长的朋友,然后金书贤就和他们有些距离,而我,和他们四个距离更远。

没有办法,就算我最好的两个闺蜜,我也知道将来我们会有不止一点的差距,环境影响了我们的走向,人终究会分开,越来越远。

我想我是没有办法再面对过往,没有办法直面我的老师,说对不起也没有用。如果不是我导演出一次又一次的事情,后来也不能一发不可收拾。这也许就是舆~论被表象迷惑的结果吧,大家都愿意看着自己想看到的,借题发挥,赶走了曾经给他们帮助的人。

大人的世界里,从来都不能通过当面道歉冰释前嫌,否则就是越描越黑。所以我连忏悔的机会也没有,这世界只允许我随着时间的长河奔跑,让人们自然而然理所应当的忘记过往。

虽然我已经长大,但我似乎永远也没有办法摆脱乖乖女标签的束缚。虽然爸妈觉得我应该放开一点,不要过于克制,只有我自己明白,有的事,别人的宽容大度就意味着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反思。


暂时休息一天。。。不过明天要加油啊


护国良相狄仁杰。。。

到处都是狗粮。。。。。。


微分方程加油。。。


反常积分审敛法!


反常积分也要加油啊


定积分也要加油啊


日常鼓励一下自己,加油加油加油!


严肃的更新3 不走寻常路的儿童

自从有了那个少年的事,大家再也不敢对小孩子掉以轻心。王勇手痒总想扁熊孩子一顿,可是人家都是有来头的,王勇就很气,觉得那种故意找事的就不能惯着,没有一顿揍解决不了的问题,如果有,那就两顿。

大家表面劝他和气生财,其实心里都已经把那种孩子揍转世好几回了。这时,孟佳学习归来,说:【我觉得以前的一种理论,叫什么天生犯/罪人的,虽然已经被大改,但莫名觉得有道理。】【唉,弄什么高大上的拽词儿,要我说,他们那就是任性。】佟林说。【得了,那哪是任性能概括得了的?】季洁说,【你看,这熊孩子,他完全就是心里只想着整事,根本连考虑都没有。】周志斌说:【最可恶的是,我们还不能把他们怎么办,现在的孩子这么精,知道14岁以下……】

话没说完,张静就急急火火的跑过来,【哎呀,坏了,你们快看看去,外头打起来了。】

只见几个大人扭打在一起,周围很多吃瓜群众指指点点。佟林赶紧带人把他们分开,严厉的压制了他们的火气之后,才知道大概:第一小学三年级的班主任老王接到学生小明的爷爷老张的电话,说家里的钱丢了。老王说让他报/案,老张说怀疑自己的孙子小明干的。老王说,话可不能乱说,小明今年才九岁,怎能偷了家里1000块钱呢?老张就说是怀疑自己的儿媳妇怂恿孙子干的。老王觉得老张脑子坏了,没当回事。结果,上课上到一半,小明的爷爷爸爸妈妈都来到学校,因为他们大吵了一架,要求当面对质。正当这时,小明的爸妈发觉自己口袋里的钱也对不上数,三人又盘问了周围同学,方才知道始末。老张这人怀疑儿子媳妇对自己有二心,就把钱用塑料袋严密包好,压在腌酸菜的大石头下面。结果被自己的孙子看到了……而小明爸妈二人平常太忙,很少注意100以下的零钱,所以小明有了可乘之机。这几天小明每天花100块钱请同学喝饮料,同学还怀疑哪来这么多钱。事到如今只剩下不到100块钱。家丑不可外扬,三人打算回家解决问题。但是,教导主任拦住了他们,教导主任的手机丢了,经同学举报添一把火,在小明那里找到了。因为上周小明上课玩手机,教导主任巡查,就没收了,结果教导主任的苹果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小明手里。校长也很生气,校规是小学部最多能带电话手表,小明几乎偷过班级所有人的东西,包括班主任的冰红茶,而且还不思悔改。校长觉得事情不能这么算了,但家长每次都袒护孩子,于是校长气的高血压都犯了……

【我们能不把这家伙当孩子看吗?】佟林和周志斌对视一眼。

【那咋办,都是有来头的,】季洁说,【自从有了那几回之后,我感觉有的事情我们也执着不起了。】

【整得我都没有工作的激情了!】韩丽心直口快。

大家都沉默了。

最后小明换了所学校继续念书,不在这个片区,大家觉得轻松了不少。有一天老郑眉飞色舞说要请客,季洁:【呦,您这么抠门的,都说要请客了,那太阳从西边出来了!】

【我跟你说,那孩子进了贵族学校还不悔改,有一次偷到了某老大的儿子头上,人家能干嘛?】老郑一脸感激,【哎,我跟你说,老大虽是作恶多端,但他儿子却是本分人。他儿子煽动了周围的学生宣传了小明的恶行,你看看那网上说的……最后他儿子在本市都混不下去了,直接回老家了……】

【走,干杯!】大家很久都没这么高兴了。